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首演开票啦!

作者:环球昆曲在线微信号:globalkunqu发表时间 :2019-09-21

2019紫金文化艺术节·新创舞台剧目汇演
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首演
时间:2019年10月9日 19:30
地点:南京市文化馆大剧场
(南京市玄武区长江路101号)
票价:80/50/30元
扫码购票
困难重重也要坚持
昆曲重新演绎梅兰芳风韵
(文章综合整理自《现代快报》、紫金山新闻客户端)
10 月 9 日,江苏省昆剧院创排新戏《梅兰芳》,将正式亮相 2019 紫金文化艺术节,在南京市文化馆大剧院演出。
京剧大师梅兰芳盛年时,唱腔婉转金声玉振,翻身盘腕柳枝身段,四海之内一票难求。但少有人知,少年梅兰芳也曾迷茫过、惆怅过,也曾独自踟蹰上海滩,为前途深深忧虑 ……
19 岁的梅兰芳,也是一个会迷茫的小少年
△施夏明
剧中的梅兰芳,19 岁,初到上海唱 " 压台戏 ",他思来想去,选择了《穆柯寨》这出戏。想当初,他的祖父曾在圆明园唱砸过这出戏,梅兰芳希望在他这里拾起来。然而,他的好友王凤卿却担心这出戏会砸了招牌,自毁自身,故而极力反对。
梅兰芳无可奈何心中悲苦,只得解下靠旗,长叹一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 彼时,身旁的王凤卿也被感染了,接着这句话念了下去 " 皆因未到伤心处。" 他决定,无论刀山火海,都要陪好友,唱完这出戏。
昆曲《梅兰芳》以1956年梅兰芳返乡(泰州)之行为切入点,将梅兰芳携妻子返乡、祭祖、演出等现实事件与其回忆自己第一次登台上海之经历,展开双线交织。
主演施夏明表示," 梅兰芳先生跟我们每个人一样,也遭遇过不自信,面对来自别人的质疑,他也迷茫过。" 施夏明说," 重要的是,在经历迷茫之后,他怎样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拾信心。把曾经不拿手的东西,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一点点的练习,把它变成自己的拿手戏,并且展现在舞台上。"
没有水袖、没有厚底,挑战前所未有
这是施夏明第一次接触现代戏。“传统折子戏对我们昆曲演员来说,唱腔、身段、水袖都是我们熟悉的质感,创作新戏也比较驾轻就熟。现代戏则完全不同,没有了水袖、厚底靴,挑战前所未有。”
摄影:韩琛
施夏明认为,只要找对了合适的剧本与表现形式,路是走得通的。
虽然昆曲《梅兰芳》是描摹京剧大师梅兰芳的新编现代戏,跳出古典文本,观照现代人的情感经历,却没有丢掉昆曲中特有的文学性与细腻感。“既然用昆曲这种形式去排这样一出现代戏,它最核心的定位就是,它是一出昆曲。大量的词都是按照中州韵来写的,而不是用普通话念白。”施夏明说,南昆风度不能丢!
困难重重仍要坚持,向大师致敬!
除了首次演现代戏,施夏明还要面临第二个挑战——学唱京剧。这出戏以“1956年,梅兰芳携梅葆玖归乡(泰州)祭祖演出”为框架,以“回忆青年时期初登上海滩与挚友王凤卿的故事”为戏中戏。在戏中戏的部分,施夏明将唱梅派经典剧目。
摄影:韩琛
在戏中戏部分,施夏明不仅要跨剧种,更是跨行当。他是昆曲小生演员,而梅兰芳大师唱旦角。虽说京昆不分家,但是京剧的发声的方式、表演的拿捏,与昆曲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施夏明说:“尤其在声腔上,昆曲的声腔是细腻婉转的,而京剧的声腔要求嗓音通透明亮,保持在一个非常标准的发声位置上。而且京剧各个派别有自己它们的发声和演唱的模式,但昆曲是按照曲牌体来唱,旋律都是一模一样的。”
为了学习到梅派唱腔的精髓,施夏明早在建组之初就向江苏省京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梅派弟子陈旭慧老师学习梅派唱段。
摄影:韩琛
在昆曲《梅兰芳》中,施夏明将表演梅派《武家坡》《霸王别姬》,虞姬“舞剑”更是成为这出戏最具观赏性的看点之一。“舞剑放在最后,是用来压台的。”施夏明告诉紫金山新闻记者:“要连唱带演去表现梅兰芳先生的经典之作,舞剑的难度很大。”
虽然这出新编戏给施夏明带来不少的困难,但也让他学到了梅兰芳先生勇于攻坚克难的精神。" 梅兰芳先生的故事给过我很多力量,我们从小学艺就听过,梅先生为了练眼神,盯天上鸽子的轨迹,盯香案上的一点星火,一练就是好几十分钟。" 这种 " 以身传道 " 的敬业、职业,一直影响着施夏明,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敢懈怠。施夏明表示,“梅兰芳用自身的经历,为我们后辈学艺之人上了最好一课:成功的背后永远是自己不懈的努力和奋斗。”

关注环球昆曲在线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