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王子”张军来了,畅谈昆曲传承与跨界

作者:长三角之声微信号:csjfm909发表时间 :2019-07-19


(回听本期节目请扫图中二维码)
在中国,谁人不识“昆曲王子”张军?
他是中国最顶尖的昆曲表演家,更是昆曲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是张军让昆曲“活”在了当下,“活”在了更多年轻一代观众的视野里。
今天,张军作客《长三角先锋派》节目,深度解读了他如何将传统昆曲与现代艺术实现传承与跨界,以及回顾自己当初学习昆曲的疑惑与坚持,还在节目中和大家回忆了表演《牡丹亭》时遇到的小惊喜。
张军在德国表演《牡丹亭》,跨界合作钢琴曲《罗密欧与朱丽叶》
今年6月27日,作为 “玛塔·阿格里奇和她朋友们艺术节”重磅剧目之一,在德国汉堡,昆曲王子张军带着中国昆曲经典《牡丹亭》走入阿格里奇和谢尔盖·巴巴杨双钢琴演绎的普罗科菲耶夫钢琴组曲《罗密欧与朱丽叶》,让两部几乎同时代的伟大作品得以“对话”,也让观众得以穿越400年的历史感受“水磨腔”和古典乐的交融,赢得台下观众阵阵掌声。
01
爱,让艺术相通
张军回忆起这场跨界合作,他开始也是非常担忧的。一是担心国外的听众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中西文化碰撞的方式;二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的交融是会迸发出全新的艺术感受,还是会让听众“感受”不到合体的魅力,反而觉得四不像。
这个担心在见到阿格里奇被打消了。
张军为让阿格里奇有更直观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感受,特意花了半天时间带她到朱家角游古镇,感受了一番江南文化。
在汉堡演出前,张军和她又对《牡丹亭》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文化异同做了一番讨论。
阿格里奇感受昆曲
02
“昆曲王子成长史”
1986年,张军从2万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60个幸运者之一进入上海戏校昆三班学习。戏校的生活艰苦而枯燥,演员舞台上展现的唱腔和身段看似优雅含蓄,可实际上这优美的背后需要年复一年扎实的基本功支撑。拿顶、拧旋子、毯子功、下腰、踢腿······痛楚和伤病是老朋友,麝香虎骨膏和止痛喷雾剂就是家常便饭。
昆三班有句训条:“不舒服”就对了。只有不舒服才是正道,才会有好结果。
张军在节目里说,“电影《霸王别姬》里小豆子看戏的片段让他仿佛看见学戏时的自己:啥时候能成角儿啊!这得挨多少打啊!”
张军在节目现场
由于入校和毕业的那段时间正值戏曲的低迷期,毕业后这60人仅剩下了一半,另一半都转行去做了其他行业。
刚毕业时二十岁的张军与其他同龄人一样充满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与热情,他与另外两位朋友组建了一支流行音乐乐队唱RAP、跳HIP HOP,一时间名噪上海滩,甚至吸引了一家唱片公司邀请他们签订一份十年的合约,帮助他们走上职业流行音乐歌手道路。
在这个时候,张军彷徨了。虽然昆曲与流行音乐给与他的付出回报比完全相反,但当真正面临永远离开昆曲舞台时,他才清醒地发现昆曲原来早已融入到他的血液当中,成为一生无法割舍的情愫。
他不禁感慨,流行音乐多他一个不多,但昆曲小生少他一个也许真的就少了。最终,在戏校时的8个小生就只留下了张军和另外一位同学。
张军在排戏演戏之余一直不忘思索:为什么昆曲如此优美观众却寥寥无几?为什么年轻观众不喜欢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了普及昆曲,他们跑遍了上海所有的高校。第一次为一出戏用完了一罐油彩。
台上是风流蕴藉的柳梦梅,台下是个时尚潮人。他选择用一种时尚幽默的方式给大学生讲昆曲。就拿昆曲里的镇山之宝——汤显祖的《牡丹亭》来说,“要在当时就能算青春偶像剧了,就跟韩剧似的,一下子能演55集。牡丹亭55折,一天一折得演两个月。”
而柳梦梅,在行当中为“巾生”,巾生为未及冠或未及第的年轻书生,刚好也是韩剧男主角的人设!这么一说,高雅的昆曲似乎变得亲切了许多。
潮人张军
03
张军回忆《牡丹亭》小插曲
“一袭水袖丹衣,一曲醉人惊梦,道不尽的良辰美景,说不完的哀艳沧桑,婉转悠长。”
——汤显祖《牡丹亭》
昆曲是流动的园林,园林是凝固的昆曲。因此最好的体验就是园林里的昆曲,节目中,张军说了一场景可以用“神来之笔”“天作之合”来形容的演出:
他回忆起大概三年前的夏天的最后一场演出里面,前面一个小时一点风都没有,演到最后一场戏的时候,开始请了石道姑帮我一起去掘坟,让杜林将回生。
汤显祖是这样写的,石道姑那个铃铛哇一摇以后,一阵风哇呜呜吹过来,观众就鼓掌了。然后再往下演了五分钟以后,张军跪在水池边,叫话,杜丽娘,你回生!
跪在水池边的一刹那,水面上毛毛细雨开始飘起来,观众又鼓掌了,这就是艺术中的神来之笔……
实景版《牡丹亭》开启昆曲审美新高潮
张军在节目最后表示,希望更多听众可以喜爱昆曲,有机会去感受现场版的《牡丹亭》将更是一个全新的感受。艺术的传承不单是需要艺术家的努力,更离不开观众的支持和喜爱。
编辑:长三角先锋派监制:晨光、天乐

关注长三角之声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