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上演跨越生死的爱情传奇

作者:中演票务通广州站微信号:ZhongYanGD发表时间 :2019-07-19


“忙处抛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杜丽娘为情而痴,因梦而亡,复又因情而得以还魂人间;柳梦梅为爱所狂, 因梦而名,寻得梦中人之魂魄并与之人魂幽媾,复又挖坟开墓重生梦中人。
青春版《牡丹亭》
就像提及京剧就会想到《霸王别姬》,提到越剧就会想到《梁祝》一样,《牡丹亭》之于昆曲,就是这样的存在。
四百年前,汤显祖倾注自己毕生的思想感情,完成《牡丹亭》,向世人完美诠释了“至情说”。四百年来,《牡丹亭》在中国戏曲的舞台上经久不衰,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2004年,白先勇带着一帮水灵的年轻人所排练的青春版《牡丹亭》正式在全世界各地展开巡演,巡演反响热烈,几乎场场爆满。在一些大学巡演时,连演三天,甚至还有人趴着窗、站在走廊上看。
著名昆曲演员汪世瑜当时看了年轻人因为昆曲而狂热的景象,不禁感慨:“演昆曲可以演成这个样子,我唱了一辈子昆曲都没有想到。”
青春版《牡丹亭》在剧本取舍上,重点围绕一个“情”字。主创者白先勇在汤显祖原著上,是整理而不是改编,完全继承原词,经过精心梳理,创作了以“梦中情”“人鬼情”“人间情”为核心的青春版《牡丹亭》,完整地继承了汤显祖原著“至情”的精神。
白先勇的“文艺复兴”
他出身将门,却与文学结缘,他身为男儿,却一生柔肠百转。弱冠之年,他独具慧眼发掘了女作家三毛,耄耋白首,他仍然矢志不渝,踏遍万水千山推动昆曲的传承与发展。
白先勇先生大刀阔斧地改编了《牡丹亭》,将原本五十五折的戏撮其精华删减成二十九折,根据21世纪的审美观,利用现代剧场的新概念,使传世经典以青春靓丽的形式出现在人们面前。
但青春版《牡丹亭》的基本原则没变:水磨腔的优美、笛声的悠扬、唱词的韵味、表演的四功五法。而这些所表达出的则是昆曲的灵魂:诗意和精致。
从舞美场景到演员的行头,每个细节都极尽华美精致,演出的各个环节也比传统的舞台戏剧更讲究,恰如一场四百年萦绕不绝的情梦。
在白先勇看来,“昆曲无他,得一‘美’字,辞藻美、舞蹈美、音乐美、人情美,这是一种美的综合艺术,是明清时代最伟大的文化成就之一。”而《牡丹亭》上承“西厢”,下启“红楼”,是中国传统文学的一座高峰,更应该被传承下去。
在越来越与传统文化远离的时代背景下,白先勇以自己年迈的书生之躯,发起并践行着一场孤独的“文艺复兴”,好像永远不会老去。
《牡丹亭》唱词辑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以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牡丹亭记题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牡丹亭·惊梦》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牡丹亭·惊梦》
“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怨,便凄凄惨惨无人怨。待打并香魂一片,守得个阴雨梅天。”
——《牡丹亭·寻梦》
江苏省苏州昆剧院
作为昆曲发源地职业院团,坚持古老的传统样式,纯正的昆剧风貌。继“传”字辈之后,相继培养“继、承、弘、扬、振”五代苏州昆剧人。王芳摘取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第二十四届上海白玉兰表演主角奖,沈丰英、俞玖林、周雪峰荣获梅花奖。十几年来成功打造了青春版《牡丹亭》、《长生殿》、中日版《牡丹亭》、《玉簪记》、《西施》、《烂柯山》、《红娘》、《满床笏》、《白兔记》、《白罗衫》、《白蛇传》、《琵琶记》、《义侠记》、《十五贯》、《钗钏记》等品牌剧目,成为昆剧界乃至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在传承艺术经典的同时,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焕发了昆曲艺术的时代青春,成就了昆曲文化现象,探索出民族文化传承的有益道路。
也许有观众会想,我从来没看过昆曲,能看懂吗?小演君在这里告诉大家: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喜欢昆曲的和还不知道自己喜欢昆曲的人。
而且如果你想领略昆曲的美,青春版《牡丹亭》绝对就是最好的起步,待你看过之后,一定也会被蕴含其中的中国古典美深深打动,踏进昆曲这座“大园林”,尽观满园春色。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精华版)共八个折目,分别是:
《惊梦》
丽娘在春香鼓动下,背著爹娘去后花园游赏春天的美景,只见园中百花盛开,姹紫嫣红,美好的景色引起了她的春情。丽娘于园中小憩。睡梦中见一书生持柳枝请她题诗,牡丹亭畔,芍药栏前,紧靠湖山石边,杜丽娘与秀才柳梦梅两情缱綣,云缠雨绵。
《言怀》
柳梦梅乃唐朝柳州司马柳宗元之后,原表字春卿。自小孤单。虽已三场应试得手,然时运不佳,穷困潦倒;依赖园公郭驼,栽种花果度日。某日偶得一梦,梦一花园梅树下,立一美人诉之:“柳生啊柳生,遇奄方有姻缘之分,发迹之期”,梦梅之名因此梦而改。在郭驼支持下,柳决定及早赴临安应试,教梦中事成真。
《道觋》
石道姑自怜生理上残缺,出家紫阳宫,为人消灾祈福。受杜府托,为相思而疾的杜丽娘祈祷。
《离魂》
杜丽娘中秋之夜病情转重,病殹前拜别母亲,请求母亲把她葬在梅树下,并嘱春香将其自画小像以紫檀匣藏在太湖石下。丽娘身死魂不灭,在花神的庇佑下等待他日重生。
《冥判》
杜丽娘魂到阴司,胡判官问明死因,查得姻缘簿知杜丽娘与柳梦梅日后有姻缘之份,又得花神认证,即放丽娘出枉死城,待柳梦梅开棺后,方可复生。
《忆女》
杜丽娘将死之际,圣旨传来命杜宝速赴淮阳镇守,丽娘孤坟只托石道姑看守。时光匆匆已三年,杜父、杜母、春香睹物怀人,齐悲丽娘青春早殇。
《幽媾》
杜丽娘游魂闻柳梦梅叫唤,动其心魄,便悄然入房,与梦中情人幽会。
《回生》
柳梦梅把杜丽娘话告诉石道姑,并求她帮忙。两人同至后花园拈香叩祭鬼神,挖坟开棺,在众花神庇护下,杜丽娘得以还魂复生。
演出时间:
2019年12月13日(周五)20:00
演出场馆:
广东艺术剧院
演出票价:
100/180/280/380/480/680
演出时长:
约150分钟(含15分钟中场休息)
温馨提示:
一人一票(包括儿童),手抱婴儿谢绝进场识别二维码购票
☆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票!

关注中演票务通广州站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